快捷搜索:  as  phpinfo  phpinfo  test  云缴费  xxx  php input  xxx 0

黑老大获死刑20年后狱外现身又涉黑:屡次强奸猥亵

据《昆明日报》4月24日报道,自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于4月1日进驻云南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以来,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巧合的是,20多年前,有一个在昆明夜场大名鼎鼎的恶霸也叫孙小果。1998年2月,此人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新京报记者从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昆明市公安局等多处权威信源确认,上述两个孙小果为同一人。目前,孙小果案是昆明市公安局正在侦办的一起专案。

一个20多年前已经被判处死刑的人如何“死里逃生”?为何在新一轮打黑行动中又成涉黑涉恶典型?

4月25日起,新京报记者持续寻访多个与孙小果有关的机构和人士。经调查发现,早在2010年,孙小果就已经以“李林宸”之名在狱外活动;2011年8月,孙小果就已经以“李林宸”之名注册餐饮公司;2013年起,先后以李林宸和本名孙小果注册经营多家夜店。

黑老大获死刑20年后又涉黑 如何“死里逃生”成谜昆明街头到处可见扫黑除恶的横幅和标语。新京报记者 向凯 摄

“恶行累累”

“孙小果,男,汉族,生年未详,身高约1.70米,略显壮实。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直到犯罪。”《南方周末》1998年初刊发的报道《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中是这样描述孙小果的。

另一篇刊载在1999年《中国法律年鉴》上、作者为最高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厅牛正良的文章中记载了孙小果的一件暴行:

1997年11月7日晚上,孙小果等人将一名17岁的少女张某某及其女友杨某某带到月光城夜总会,在包房内,孙小果等人“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并用……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的手臂,还逼迫张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并用肘猛击张的头部。次日凌晨,孙小果等人又将张某某、杨某某挟持到昆明市本豪胜娱乐城啤酒屋2楼,在公共场所又对张、杨进行毒打,再一次逼张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几边缘,用手肘击打张的头部。凌晨4时许,孙小果等人将张、杨二人带至昆明饭店大门口,孙小果一伙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致张昏迷。被告人党俊宏及杨琨鹏(另案处理)还解开裤子,将尿冲在张某某的脸上。”

《南方周末》上述报道提到了这次事件,昆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时任教导员说:"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我还从未见过如此残暴的刑事案件!"

该报道写道,当时昆明的许多娱乐场所都要定期向孙小果交“保护费”。孙小果及其弟子来玩,不仅不给钱,娱乐场所还得倒赔。对娱乐场所的小姐,“他叫谁下跪谁就下跪,叫谁拿钱谁就拿钱。”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随着一些娱乐场所在昆明市昆都夜市开业并红极一时,随后几年间,昆都迅速聚集了大量酒吧和慢摇吧,成为昆明夜生活最集中的地方。一位在昆明夜店工作多年的华强(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以前昆明说得上名的酒吧多数在昆都。”

当时的昆明夜场是个鱼龙混杂之地,“以前玩夜场的人野,动不动就干仗,一秒刀就架人家脖子上。”一名在昆明经营酒吧多年的老板说。

一位昆明前媒体人郭培(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昆明盛行帮派文化,有昭通帮、东北帮、兴义帮、镇雄帮、四川帮等,“孙小果没有统一过”。据上述报道,孙小果曾参与“东北帮”的两起案件,被认定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和非法拘禁罪。

据上述《中国法律年鉴》,仅1997年的8个月内,孙小果及其团伙就有至少8起犯罪,涉及强奸罪、故意伤害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寻衅滋事罪等。

1997年4月的一天晚上,孙小果在茶苑楼宾馆908号房,强奸了16岁少女宋某。同年6月,孙小果等人在娱乐城玩耍时,将两位女青年强行带至该宾馆906房间,“在该房内还有其他人情况下”,孙小果不顾对方反抗,强行奸污了一位女青年。短短4天后,孙小果又将两位女学生叫到该宾馆906房间,强行奸污了一名女学生。

昆明人森哥(化名)曾和孙小果同期混迹夜场,还差点和孙小果打过架,他记得,孙小果身边总是“有小马仔和跟班跟着”,而孙小果是他们的“大哥”。

郭培称,一个警方朋友告诉他,孙小果手下有“四大天王、八大金刚、三十二太保”,还有个初一女生仗着孙小果的威风,把一个初三女孩儿“折磨得死去活来”。后来就是“三十二太保”之一出面“摆平”了这场纠纷。

《南方周末》上述报道记者余刘文事后曾回忆,昆明当时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

上述《中国法律年鉴》称,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孙小果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余几名同伙分别获判有期徒刑1年到20年不等。

变身“李林宸”

2012年底,昆明人陆果(化名)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叫“李林宸”的人,准备合作经营酒吧。陆果说,听说李林宸“政府这块儿比较熟,办证什么都比较容易”。

2013年5月7日,二人合作经营的M2(咪兔)酒吧在昆明昆都正式开业。李林宸主管酒吧经营,而陆果负责酒吧的财务事宜。天眼查信息显示,二人都是昆明咪兔娱乐有限公司的股东。

微博上至今还能找到不少庆祝酒吧开业的帖子,资料介绍称,该酒吧面积约1200平方米,有100余客座。

在酒吧开业当天,李颉(化名)见到了旧识孙小果,李颉说,他当时听说孙小果是M2股东,“我还和他打了招呼,问候了一句”。

每隔一段时间,陆果要给李林宸分红转账。到了2016年,李林宸的银行卡忽然变成了孙小果的,“当时他所有的银行卡那些都是李林宸,后面他的卡就全部改回孙小果”。至于为何发生这种更改,陆果称“不方便去问”。

陆果对新京报记者说,他通过这件事才“突然知道”李林宸就是孙小果,后来陆续听说了一些孙小果的旧事,但没有过多打听,优发 “当时我想的是既然坐牢都出来了,肯定是以前的事情都处理完了。”

本文地址:http://www.cqcatwalk.com/guonei/20190514/4636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